Fate中十大網絡語言梗的來源出處

我們在B站中往往會看到很多網絡語言“自古槍兵幸運E”“都是時臣的錯”“趕緊補魔”“好愉悅”等等,那么這些段子梗出自哪里呢?其實啊很多都是出自《Fate》,下面小編就收集了在fate中的十大網絡語言梗希望對大家了解一些網絡語言的出處有所幫助。

Fate中十大網絡語言梗的來源出處
1.補魔
出自Fate/stay night。黃油起家的Fsn在圣杯戰爭中為啪啪啪找的借口是,衛宮士郎是個魔術新手,所以只能通過體液交換為Saber補充魔力。補魔也成了啪啪啪的隱晦說法。
全年齡版本中,補魔法有移植魔術回路、魔術刻印和吸血。
在魔伊中,KISS魔小黑喜歡通過接吻來補魔,同樣充滿性暗示。

2.王不懂人心
出自Fate/stay night。原意指亞瑟王的治國方略過于嚴苛和理想化,后引申為亞瑟王的乳量不足(A cup)。故有“胸不平何以平天下,乳不巨何以聚人心”。因此貞德是懂人心的,槍階阿爾托莉雅也是懂人心的。
在Fate/zero中,另一句“Saber的各項數值都是A”也成為了平胸被黑的梗。原意是指六圍。

3.自古槍兵幸運E
出自Fate/stay night,Fate/zero。因為Fsn的庫丘林無論在哪條支線都不得善終,且和Fz中的迪盧姆多都有“死在自己寶具下”的悲慘經歷,完美契合了六圍參數中幸運E的設定。
在幻想嘉年華中,庫丘林幾乎每集必死。加劇了這個惡名。并衍生出另一個梗,B叔的“另一寶具”“回旋突擊的藍色槍兵”;以及名臺詞/吐槽:“Lancer又死了,真沒人性”。
事實上并非所有槍兵的幸運都是E,甚至不同形態的庫丘林也不都是幸運E。
fate中的網絡語言梗:自古槍兵幸運E
4.自古弓兵多掛逼
出自Fate/stay night,Fate/zero。無論是紅A還是金閃閃,都不是老老實實射箭的弓兵(其實紅A會射箭)。他們一個擅長近戰和投影魔術,會使用固有結界·無限劍制,一個擅長高速射擊寶具,持有對界寶具Enuma Elish,這導致他們在戰斗中的表現出人意料,具有相當破格的實力。
實際上閃閃才是真正意義上的破格英靈,形同掛的存在。紅A只是擅長謀略,多才多藝,并不是掛逼。

5.自古C組出真愛
出自Fate/stay night,Fate/zero。Caster美狄亞和其Master葛木宗一郎,Caster吉爾德雷和其Master雨生龍之介,都是相性極好的組合。雖然輸了戰爭,但贏了真愛。
同理,只是兩組個例。反例有豆爸和玲瓏館美沙夜的父親。

6.人被殺就會死
出自Fate/stay night。原本是Fate線最終決戰前,衛宮士郎交還Saber阿瓦隆所說的臺詞。因為只是截取一句話,沒有上下文,導致此句話看起來只是一句毫無卵用的廢話,但實際上是在強調阿瓦隆的回復能力。
類似用法衍生為“人作死,就會死”。

7.操到叫苦連天
出自Fate/stay night。在Ubw線結局,指遠坂凜對衛宮士郎的魔術訓練與指導。此外在動畫版Fate/stay night中,紅A也對士郎說過“看你被(凜)操的很累的樣子”。
原意指訓練。

8.愉悅
出自Fate/zero。在主線劇情中,吉爾伽美什一步步誘導言峰綺禮覺醒了自己的本性,并強調“難道愉悅是錯誤的?”,促使綺禮為了追求愉悅走向了不歸路。
在使用時經常在兩字之間添加男魂,增加性暗示的意味。也有故意寫成“偷稅”的用法。

9.都是時臣的錯
出自Fate/zero。間桐雁夜被遠坂葵誤會殺死了遠坂時臣時,語無倫次地說“都是這家伙(時臣)的錯”。而處于熒幕外的觀眾,處于對雁櫻叔侄悲慘遭遇的同情,也紛紛表示“都是時臣的錯”。事實上圣杯戰爭導致的一系列悲劇有時臣的因素,但不都是他的錯。
用法衍生為時臣:怪我嘍?
都是時臣的錯 fate十大網絡語言梗

10.(以下是飯后嘮嗑完回來續寫內容,感謝評論區的補充)神父晨跑操大樹
出自Fate/zero第八話。此集中,被太太捆綁play的麻婆使用武學中的寸勁折斷了一棵大樹。但是動畫的處理中大家則看到麻婆的臀部不停抽動,仿佛是把大樹操斷了。
而且,最后殘酷重創舞彌和太太的麻婆,居然采用了優等生晨跑姿勢離開現場,竟然產生了反差萌(其實麻婆做過學生會會長)。

知識解說:
梗:網絡語言,常出現在綜藝節目中。所謂“梗”的意思是笑點,鋪梗就是為笑點作鋪墊。一般來說,梗用于流行事物比如綜藝、動漫、電視劇等。(百度百科)



*文章由網友提供,本網站整理。
相關文章
fate圣杯戰爭中最弱的英靈哈桑薩巴赫(百貌)
fate圣杯戰爭中最弱的英靈哈桑薩巴赫(百貌)
Fate中最強英靈吉爾伽美什(金閃閃)戰力情況
Fate中最強英靈吉爾伽美什
Fate美杜莎(rider/R姐)福利美照大放送
Fate美杜莎(rider/R姐)福利美照大放送
中國游戲動漫第一網站

熱文

正规黑龙江11选5